一个煎饼两个蛋

时常爬墙,懒癌晚期,无可救药。如果一周已经星期天了我还没有更新一章,那在最后时期你可以收到我合二为一的大章节~~~

对不起!

对不起!本周更新暂停!
可能下周也会暂停……
我我我我争取发,会在后面补小剧场作为我食言的惩罚的!!!!
三次元突然工作量爆炸了……
我会活着爬回来的……

捏个泥人成双对(一)

食用说明

1.原梗大大已授权~~~脑洞说明及授权请戳这里!

2.主楚白及大秦帝国驷仪两对CP,原创CP有,没有其他拉郎。

3.剧情和感情发展较慢,两头并进发展,周更两章

4.小学生文笔,文风探索中,如有食用不适食物中毒的情况请右上角。不撕不黑提出意见建议,指出不足的小可爱我都会超认真看哒。

5.人物OOC警告。幸福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白……白白白白白……白……白大哥!!!”

“老老老老……老白啊……老白!”

“沾……沾……沾糖啊……”

“老白你吱……吱个声啊!你看吓得大家全磕巴了!到底咋办你出个注意!”

大晚上同福客栈一众六个人和抱窝孵蛋的老母鸡似的挤在秀才和大嘴那小破屋里面,也没点灯。整个客栈黑灯瞎火,就听见外面打更人敲梆子的声音和老鼠咬柴火磨牙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白展堂看着这五双在黑暗中都能看得清楚的眼睛咽了咽口水,这咋这么吓人呢。

“要我说这继续躲着也不是事儿,咋们都已经躲了一天了,我们还行这小贝也撑不住了啊。”李大嘴捏紧了自己手里的菜刀,莫小贝怀里揣着个泥娃娃藏在他身后。

郭芙蓉一咬牙说:“干脆出去和它拼了!”

“芙妹啊。”秀才赶紧抱紧了郭芙蓉的胳膊,生怕不小心她一个排山倒海就出去了,“这活的东西还好说死了的你怎么办?挨都挨不到边。但是我不相信那是鬼!子曾经曰过……”

“去你的!”

白展堂也说不清楚外面那个到底是人是鬼,所有招儿都用尽了实在没法才躲进了屋里。

硬拼肯定不行,连个毛都摸不着的东西硬拼就是拳头打在棉花上说不准还要把人折进去。智取?派谁去?秀才?虽然秀才能把姬无命说死但是那是姬无命脑子不清楚,可能也是太清楚了,不管怎么说不求他把死人说去投胎但求他不把死人气活!更何况外面那玩意儿很可能就是冲着秀才和小贝来的。

头疼啊头疼,白展堂觉得自己秀发都要愁掉一大把了。

正头疼着白展堂感觉后脖颈一凉,头发被冰凉的手抖抖擞擞地薅住了。

反手就是一点。

“葵花!!!”

“白大哥啊!”

白展堂急忙收手,道:“莫小贝你一惊一乍的干啥!”

莫小贝紧扒着白展堂的衣服抖着手往外指,“那个……那那那个窗外……白色的飘过来了!窗边上!”她看见那个白影从屋顶飘下来直径往藏身这屋来了。妈呀!啊不,哥啊!你妹妹我今天就要和嫂子一起交代在这了啊!

还没等莫小贝在心里面念完遗言白影已飘至门前。白展堂给郭芙蓉递了个眼色过去。二人飞速起身冲向门口,白展堂低身侧步避开身后直对门板的一招:

“排山倒海!”

门板飞出,后面紧跟着势如闪电的一指:

“葵花点穴手!”

门后来人身形轻挪避开了直扑面门的一掌,翻手挥扇想要挡住攻向要害的点穴手。

“装神弄鬼,别想跑!”一冲出门白展堂就知道情况不对,外面那个白影从气息上感觉明显是个活人和客栈里面的死气沉沉的东西不一样,还有一点隐约熟悉感。但是既然敢来就得给个交代!别想全身而退!白展堂眉头紧锁,他现在武功比隐退江湖前退步了不少,不知是否可以拿下这个人。

白衣人急退几步避无可避不得不以扇为剑隔开白展堂的葵花点穴手,扇面开合间白展堂嗅到一股香味。

咋真的有点儿熟悉?

下手稍顿。

终于认出来了?白衣人叹了口气刚想开口,道:“小白?”

“妖魔鬼怪快离开!你放开我白大哥!”

咻的一声白衣人弹开了被莫小贝当暗器丢出去的泥人。泥人落到地上拦腰裂了一道口子。

白展堂听见白衣人的嗓音猛地收势往边上一跳躲开了泥人。等真的看清楚来人的脸之后怒气混着尴尬地喊出来,“楚留香?!”

“楚留香?”同福客栈众人挤成一团趴在已经四分五裂的门框上往外看,丝毫没有刚才见鬼时的怂样。

楚留香摸摸自己鼻子。没想到再见到小白居然一见面就先打了一架,不过他的武功果然和江湖传言吻合,退步太多太不正常。

轻摇纸扇微微颔首,道:“在下楚留香……”

“小心!”

在白展堂提醒之前楚留香已然偏头避过身后袭来的寒光,伸手一弹“铮——”的一声长鸣

不是铁剑。

难道是……青铜剑?

又避开一记劈刺楚留香心思起伏。用剑手法招式不像是江湖人反倒像是上过战场的武人。楚留香朗声道:“阁下是何人?”没有武功之人绝不可能避开他和小白凭空出现在这里,有趣,当真有趣。

“寡人还想问你们是何人!此为何地!寡人明明在秦宫,护卫何在!”

穿着玄色朝服的嬴驷握紧了手中秦剑,眼前之人他一个都不认识,这里也绝不是秦宫。他明明卧病在床等着张仪从燕地归秦怎会一转眼就来了此地!如若他无故消失秦国会如何?张仪会如何?

赢驷咬牙环视在他眼里奇装异服的一群人,看到在门口挤成一团的秀才他们却是一顿,握剑的手松了松疑惑道:“我的相国大人啊你这是又唱的哪出?你不是在燕国?”

“相……相国?”吕秀才顺着黑衣人奇异的眼光四处看,确定他看的就是他自己,“我不是相国,我就是个秀才。你,你相国叫什么?”

“相国啊,我的大相国啊!你张仪可知道欺君是天大的罪!”

“张仪?我不姓张我姓吕啊。再说现在哪儿还有相国这个叫法?早就连丞相都没有了!张仪?你说的是不是战国时期那个秦国相国?你,你应该去找个郎中看看脑子,大秦早亡近千年啦!现在是大明朝!你可别乱说要掉脑袋的!”吕秀才第一次觉得脑子不够用,这鬼的事还没处理完这儿冒出个楚留香,又来了个在大明朝找秦国张仪的!乱套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放肆!胡言乱语!我大秦千秋万代怎会在你口中已亡千年!”

吕秀才被赢驷的气势吓得一抖顿时不敢开口了。莫小贝使劲往她嫂子怀里缩,差点吓哭。

“你先冷静一下哈。”白展堂现在也顾不上突然出现的楚留香了,他只能先防着这胡言乱语的家伙一激动戳死秀才,“你先说你是谁?”

“寡人是秦国现任秦王嬴驷!”

神经病啊!

这是在场众人一致的心声。

 

碎碎念的说明:

1.驷儿的时间线是刚死就穿了,是的依然没见到相国回朝。

2.相国大人在以后出场,大概多少章我也没数,活在对话中的相国大人哦~但是因为王上一直在出场所以我就两个TAG都打了,不然容易接不上。

3.相国大人和物美价廉的秀才是两个人,秀才依然是小郭儿的。

4.我是取名废,这个奇葩文名都是我想了好久好久才想出来的。

5.《孟婆神叨叨的 日常》不定期更新~~~~~

 

碎碎念

十一都放完了
我我我我……我我我……最迟明天开始更新。
嘛嘛可能已经没人看了_(:з」∠)_
这么久了估计热圈儿都冷一点了呢_(:з」∠)_
自带北极圈体质吧噗哈哈哈哈哈

迎新迎到崩溃
迎到怀疑人生
(ಥ_ಥ)
有宵夜还比不上睡瞌睡
(ಥ_ಥ)
凌晨两点在向我招手

孟婆神神叨叨的日常~(1-5)

孟婆神神叨叨的日常~(1-5)

*打《孟婆》时产生的不靠谱脑洞合集,这就是传说中的番外,两篇我说话算数(自豪脸)

*OOC十分严重!!!!十分!!!!有不适的情况请马上右上角红叉叉急救!!!

*大概昭白主场????

*乱打一气还会有(6-10)的

*《总有鬼在孟婆的锅边蹲人》正文指路

1.

其实地府工作是包三餐的。

谁说的鬼不吃饭,瞎扯。

但是那个味道都懂的,只能满足鬼活着这一低级需要。遇到新手做饭可能连想死这个愿望都满足不了。

就算如此孟婆也不喜欢去秦王宫蹭饭。

嬴渠梁和商君那儿虽然已经摆脱了苦菜烈酒但老秦人简朴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去他们那儿蹭饭有时候还不如去食堂。只有白雪或者莹玉公主回去的时候孟婆才会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白雪,漪蔚,吕不韦。

地府富豪五十强分别排名前三,此排名不分前后。

她们回来了总会有好东西。

看着面前的美食孟婆口水嘀嗒,刚想伸手就被莹玉拍掉了。

“这是拿给王兄的别乱动。”

孟婆戳戳旁边的食盘还没戳开盖子手又被白雪拍掉了。

“乖不乱动,这是拿给鞅的。”

孟婆盯着另一边的一个漆盒还没分辨出里面装的什么就被一个人抱走了。

“景监景监你要抱哪儿去啊?”

“公主吩咐拿去给驷公子和张仪相国。”

气鼓鼓地准备起身离开就听见孝公在旁边说:“这些给我没用拿去给商君看看,他需要的就留下。那个,啊就那个补身体的先留下。”

孟婆甩袖离开。

你们都不理我!看以后我还给你们开后门不!

商君商君商君孝公就算啦!白雪和莹玉要腻腻歪歪!歧视单身狗!

回到奈何桥孟婆一气吃了三盒白雪给她的桃花酥才消气。

鬼医:“少吃点,噎死了不值当。”

 

2.

姬职给苏秦表白了。

孟婆表示大秦都亡了这么多年了他们想起来了。

姬职:“那个……那个……”

苏秦:“我王有事不妨明示。”

姬职:“你可愿意和我做一辈子君臣!大秦那种!(注1)”

苏秦:“苏秦早把一辈子都给了王上了。”

齐王听了想打人!

“这样表白都能成!寡人哪一点不如那姬职!哪一点!”

孟婆:“你最重要的一点不如那姬职,就是你不是姬职。”

 

3.

嬴稷:传告 汝之身交付於吾,吾之命运交付於汝之剑。

 若愿遵循圣杯之倚托,服从此之理此之意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立誓 吾乃永世为善之人,吾乃永世作恶之人。

 围绕汝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降临吧,天秤的守护者啊!

白光闪后

白起:末将白起遵从召唤而来。吾问汝 汝是吾之主吗?

白起:末将白起 遵从汝之召唤而现身,吾主请指示。

白起:今后 我的剑与你同在 你的命运与我同存

白起:契约在此完成。(注2)末将白起愿为嬴家世代赴汤蹈火。

嬴驷:等等!白起不是寡人召唤出来的吗!

孟婆举着剧本喊:细节就不要深扣了!你有张仪就够了!还有嬴稷把鼻血擦擦我们继续拍下一条啊!

嬴稷:不愧是寡人的武安君!

鬼医:说起来这个时期召唤出来的英灵正好能凑满剑士,弓兵,步兵,枪兵,骑兵,狂战士,刺客哦,魔法师咋办?

孟婆:那个张仪,苏秦,李斯,韩非,犀首,商鞅等等不就是吗?吟诵时间长,嘴炮威力大,皮脆血薄。实在不行把芈八子,华阳夫人她们顶上,这群女子战斗力也吓人啊。

楚怀王:那我家左徒大人算什么啊?

孟婆:……狂……狂战士?

楚怀王:抡起鞋底打死你!

孟婆抱头鼠窜。

 

4.

白起坐在凉亭里面发呆。

嬴稷跑去看项羽和嬴荡两个举鼎狂魔比赛去了。

他没有邀武安君一起去,因为他知道邀不动。

他俩又吵了一架。

单方面的嬴稷嘶吼白起听着。

似乎在死之前与嬴稷的那一场对峙,白起已经说完了想和嬴稷剖白的所有。自那以后白起都是沉默地应对他们之间所有争执。

起,无言以对。

每一次都是嬴稷摔门走人。

呆坐了一会儿白起起身往屋里去,擦拭佩剑能让他静心。

他像秦剑一样硬,一样挺,宁折不弯。

最后却真的被嬴稷给折了。

嬴稷冲回小院的时候差点绊倒在凉亭的台阶上。

还好上面没有多出一抹血色。

他推开门就看见平举于胸前的剑光,猛地推开握着剑的手。

王上?

嗯。

轻轻拍拍环在自己腰间发抖的双手。

王上,白起已经是死人了,王上不用担心白起再死一次。

白起你······恨寡人吗?

王上······

算了,再站一会。

好。

(其实我是想打成1000+的短篇番外的······但是我觉得好矫情啊······就放弃了,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看了几个欢乐视频没有了打下去的灵感?谁知道呢。)

 

5.

花吐症

一种从一个叫什么东瀛的小岛传过来的病。

最先中招的是芈原,一瓣一瓣的往外吐白色的荷花瓣儿,急的熊槐目测瘦了十多斤。

这病传到秦地时被扼杀在了秦王宫。

一对一对黏黏糊糊腻腻歪歪没眼看的君臣。

孟婆喝着自己熬得汤,空气里的酸味让别的鬼还以为她在喝醋。

风信子(注3)好吃不?

见笑见笑.

嬴·傻小子·不作死不舒服·稷为了让武安君主动一回,猛塞了自己一口风信子跑到白起面前咳得惊天动地。

没想到白起居然真的信了!

惊慌失措的吻让嬴稷很受用。

这几天芈八子总是带着患了花吐症的病患在孟婆身边转悠。

有事没事在我这晃啥,不去折腾张仪和傻稷跑我这来干啥。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王上带着张仪去北地看雪景了也不带我,稷儿和白起······不说也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孟婆抱着茶杯灌了一口水,顿了一下开始猛咳。

芈八子用能打死鬼的力气拍着孟婆的后背。

孟婆深吸一口气咳出了几片菊花瓣。

小雏菊?什么意思?你终于有心上人了?快给我说说是谁家的鬼我喊魏冉给你绑来。

终于缓过气来的孟婆抖着手揭开了茶壶盖。

是上回那个鬼医吗?小伙子看起来还不错啊,我给你说······

把壶往桌子上一扣,孟婆气壮山河的怒吼道

谁泡的菊花茶!!!全是花瓣渣滓呛死我了!!!

看着满桌子倒出来的菊花瓣鬼医面不改色的飘过。

看你这两天火气大给你降降火。

能泡整朵的不,能不!

不能。给你喝太浪费了。

没有鬼能救你了,死吧!

芈八子看着挥舞着锅勺狂扁故鬼医的缺心眼孟婆叹了口气,招手让侯在旁边的丑夫扶她起身。

丑夫啊你说我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慌。

······

 

 

注1:大概出自于(我们做朋友吧!木叶的那种!)

注2:这一段用的切嗣粑粑召唤呆毛王的那一段,因为我觉得凛那段太长了。

注3:风信子(紫):悲伤、忧郁的爱。道歉、后悔。(得到我的爱,你一定会幸福快乐)

 

神叨叨的碎碎念:下一篇(6-10完)会稍微正经一点点,总觉得这一部分算是昭白主场啊。

玩梗有点过可能是因为我假期看的东西有点杂,请不要打我。

这段时间有点忙等我10号迎新工作结束就开始更新新的文章(有大纲但是依然不知道应该叫什么)大概可以保证一周两更,请督促我!!!

碎碎念

跑去看了《战狼2》,好了不要拦我了我去补《战狼1》了。

难得的我国的个人英雄主义电影,吃下这种设定之后出乎意料的带感,毕竟外国的个人英雄主义电影看过不少了嘛。

从小看过吴京不少的片子和电视剧超级喜欢他!!!!再加上热血动作片!!!戳中红心!!!!为达康书记和叉骨大大打call!!!

塘主出乎意料适合熊孩子角色比以前的霸道总裁看起来顺眼多了。

这种爱国主义题材的电影拿去给学生看比有些影片效果好嘛。(当然了那种吹有点厉害了哈,但是看起来解气又带感啊。毕竟是宣扬国富民强中华崛起祖国最好的片子要求不要太高了。)

电影明显的硬伤也有,什么说烂了的剧情啊,主角光环啊,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但是我喜欢。

我爹吐槽为啥场景设置在非洲……

因为我们不能和美帝学习一天到晚拆纽约啊……

片方想炸个上海广州试试也不可能嘛……

这是我今年看的第二部国产,第一部是《记忆大师》也是强推(老段帅!!!!炸裂苍穹!!!)。不知道下一回再看质量较高的国产会是哪一部了,拭目以待。

P.S.
如果你看到这个了请麻烦明天催更番外……
我天天都在偷懒……
请监督我个懒癌晚期……
不然我能拖到九月份一个字都不打……
没错我就是这么懒……

厚颜无耻占TAG(打飞)

超开心要到授权了啊啊啊啊!!!!!

原梗出处《都是泥人惹得祸》by实验炖豆腐太太!!!

谢谢太太慷慨的授权啊啊啊啊啊啊!!!

给太太疯狂打call!!!!!

咳,现在构思的这篇文应该是在太太原梗基础上的二设,外加我当初打《城墙底下》时候产生的脑洞。

当时没觉得有啥,后面爬了楚白的墙之后发现这真是一个好梗啊啊啊啊!!!!萌一脸血!!!秀才加相国想想都刺激!!!

秀才依然是小郭的,驷儿和相国是另外一条线,外加楚白二人。

在考虑会不会有其他萌物(大秦家的呀,古龙老先生家的呀)掉落,凭缘分吧。

这大概是一个逗比,轻松,生活向,打怪升级收手办(???)的故事吧。

OOC一定会报表的。

等我把孟婆那边两个番外放送完我就更新这个,预计会是中长篇???谁知道呢,毕竟我是个懒癌晚期。

先滚去写大纲······不然我会写着写着脑洞越来越大越来越偏越来越多······

再次谢谢太太!!!!

 

【大秦帝国】总有鬼在孟婆的锅边蹲人(4完结篇)

【大秦帝国】总有鬼在孟婆的锅边蹲人(4完结篇)

*幸福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全CP出场,雨露均沾(雾)

*全篇汇总(1)(2)(3上)(3中)(3下)

*全文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


嬴异人回到秦地的时候就看到孟婆正站在奈何桥上指挥鬼差们搬东西。

哎,你回来啦?你家相国安顿好啦?

嗯,已经安顿好了。

当初嬴异人看着孟婆心软说动了孟婆放他去追吕不韦,为了这事那帮秦王派武将围了奈何桥半个月。半个月来鬼心慌慌,鸡不飞狗不跳,孟婆老老实实熬汤。据小报记载这是孟婆到任以来熬过的质量最高的孟婆汤,所有奇奇怪怪的东西在那群全身带煞的武将围观之下都不敢往里掉。

吕不韦是什么人还用你操心啊,当初你偷跑出去倒霉的是我。

已经安顿好了自然安心,多谢姑娘当初相助。

吕不韦一下来就和漪蔚勾搭上了,两个家伙几乎垄断了半个地府的生意,分店遍布所有地界。要不是因为始皇帝和阎王大人不松口放行他们俩还打算和上界勾搭一下。

说起来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所有的商铺都关闭了,连鬼差都撤走了。

哦哦哦这事啊,不仅如此一直到那个大祸害下来之前秦地的奈何桥都关闭,转生投胎的鬼可以去其他地方排队投胎。嘛,反正已经统一了现在去其他地区也方便没有阻隔了。

孟婆指挥着鬼差把她那口锅摆在了奈何桥中间。
算时间胡亥要下来了,阎王大人为了减少不必要的损失于是乎就作此安排。那边的鬼医过来一下,啊对就是你。

孟婆把遮得严严实实的鬼医安排在以前的茶棚里面吩咐道。

到时候你盯着一点看还剩一口气的时候就和无常大人冲上去救鬼千万不能死了!千万要注意啊!他死了我没法交代啊!

那赵高呢?

神出鬼没的张仪吓了孟婆一跳,翻着白眼看了他一眼。

赵高根本下不来奈何桥。

孟婆冲着张仪摆摆手。

为他敞开的根本就不是转生的门,这里叫地府而迎接他的叫地狱。黑白无常两位大人会亲自去带他前往地狱的。不能亲自痛殴他确实有点可惜,不过如果始皇帝陛下愿意去和阎王大人交流一下的话应该还是能提上来几个时辰的。不过到时候你们见到的是什么恶心人的东西我就不能保证
了,地狱嘛总是把人最丑陋的一面剖露无遗。

所以胡亥只是被三天两头打一顿也算是命好了。
看着张仪捋着自己的小胡子异人觉得自己下来之后没被打,跟着吕不韦跑了回来也只是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也是很幸福了。

这几个王又要亲自上阵?

除去在天下一统时就已经投胎去了的几位秦君外连献公都要亲自来。

武将打头?

不······始皇帝打头······

······嗯老子打小子也是应该的······

夕阳下三个齐齐望天的鬼影形成了一副无言而又透着凄凉的景象。

胡亥掉到锅里的时候死死扣住了罩在锅上的锅盖。

不能出去!出去会被打死!

内心的惶恐直接反应到了身体上,僵直的身体不自然的抖动着,大脑一片空白只知道不能放手放手就会死,绷紧的神经导致了轻微的耳鸣让他忽略了外面的死寂。

哐的一声有人踢了一下锅壁。胡亥感觉胃里一阵痉挛,快要吓吐了。

喂里面的小哥哦,你打算什么时候出来啊,呆在里面也不是长久之计。

女……女人的声音……不是任何一个自己熟悉的音色,会是谁?手不自觉的抓的更紧了。

啊啊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想出来。

声音犹豫的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般的叹了口气接着说。

以我孟婆的名誉起誓,虽然名誉这种东西对我用处不大但是我能保证你不会再死一次。你快出来吧。

你能保证?

我能保证!你掉在我锅里我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搞快出来!

胡亥刚想出去就听到了一丝异样。那是甲胄之间摩擦的声音。刚刚掀开一条缝的锅盖又猛然合上了。

绝对不能出去!死耗到底!

啊啊啊啊啊我忍不了!

孟婆越发的暴躁,冲旁边站着的蒙恬大手一挥。
允许你们掀锅!先弄出来再说!

一阵天旋地转胡亥被从锅里倒了出来直接被竹简盖了满头。

孟婆悄悄退到了一边露出抱着满怀竹简黑着脸的李斯,嬴政一只手搭在他丞相的肩上一看就是来撑腰的。

发泄性的一股脑把所有竹简都砸了出去还想上去补两脚的李斯就被张仪和甘茂架开了。

现在文官在这有点挡事,后面一群眼睛发红的武将正等着呢。

始皇帝拎着芈八子提供的打儿神器最粗款气场蹭蹭蹭的往上升。

第一棍子为了大秦!秦国历经三十余代君王方才一统天下竟败于你手。

第二下为了天下黎民!

第三下为了丞相!

要不是因为形象问题嬴政恨不得上脚踹!

在胡亥哀嚎出第一声时孟婆就给他下了禁言术,那一嗓子嚎出来害得她手一抖把半碗茶都泼在了对面鬼医的袍子上。

隔着桌子你都能泼我一身你也是没谁了。

过奖过奖。

好不容易自己爹被拉走了,胡亥刚想喘口气就看见秦献公带着其他几位秦君秦王围了个圈脸阴得能滴出水来。

几个大脚印子印了白色丧服一圈儿。

不用工具了直接肉对肉来的痛快!

噼里啪啦的揍人声伴随着张仪和卫鞅念胡亥生前身后事迹的声音。张仪念他生前做过的蠢事,卫鞅念他死后秦国的乱象。

顺带一提无常大人还没收到赵高的魂魄。不要想着如果赵高和你一起出现的话他会比你惨一点就能分担你的酷刑。

孟婆幽幽地插了句嘴。

你俩一起出现只能得到怒火翻倍,暴打翻倍。而且他下不来,和去地狱比起来你被暴打几顿已经很值了。哦哦而且子婴下来之后是不会被打的,毕竟按时间算秦国还是亡在你手里的啊。

胡亥张了张嘴一口心头血喷了出来又化成了点点荧光消散在空气里。

掺着微喘的献公到一旁休息,嬴渠梁和赢驷趁机又补了两脚被嬴疾嬴华蒙恬使劲拉开了。

君上王上休息一下吧,别累着了。

你们是怕自己没机会动手了吧?

张子说笑了。

早就等在一边的一干武将心有灵犀的露出了和善的笑容,手指撇的噼里啪啦响。

终于到我们了。

还吃吗?

孟婆把面前的点心往鬼医那推过去,又被鬼医推给了在旁边看热闹看的起劲的芈八子。

不吃不吃。

不吃也好,这种情况下吃东西总觉得有点隔应。

你有本事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再说这种话。
你心也是比较大。

当然大了一会是你冲上去救人又不是我。

孟婆咽下糕点冲旁边站着的鬼差招招手。

喊那边其他各国派来看热闹的鬼赶快散了,一会儿打完了气还没消的话首先遭殃的就是他们。

嬴稷轻轻拉了一下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参与到战圈里面去的白起的衣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群围观群众。

白起点点头转身往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鬼走去。

至少可以正常交流和下达指令了也算是不小的进步。嬴稷看看自己碰了白起衣袖的左手决定暂时不洗他了。

跑啊!是武安君啊!

杀神白起啊!快跑!

被鬼差赶了半天赶不走的围观鬼众一看白起往这边来的身影拔腿就跑鬼挤鬼的零件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把地上的零件都收起来到时候贴告示喊他们自己拿钱回来买,顺便看清楚主要有哪些国的人了吗?

看清楚了,主要是楚国和齐国的。

刚刚晃了一眼我好像看见左徒大人了,他帽子高到显眼,难以忘却啊。

闲聊之余孟婆瞥见胡亥在地上抽搐了一下急忙抓住鬼医衣领把他丢出去救人。

鬼差帮忙把那几个武将隔开方便鬼医救鬼!嬴华你不要打了住手!王翦你拦着一下蒙恬啊啊啊!不是要你挤开蒙恬再补一脚的啊!扶苏李斯你俩不要趁机丢竹简进去!张仪你不要再在旁边念你从哪来到哪去是谁杀了你而你又杀了谁了!!!!!!赢驷你拉住张仪了我怕他冲进去被波及到!阎王大人救命啊啊啊啊!

最后的最后嬴政抱住丢完了竹简准备撸袖子自己冲上去的李斯扛肩上走人。赢驷以吻封缄把自家相国大人逼逼叨逼逼叨的嘴堵住拯救了马上要拍死自己的孟婆。白起嬴疾嬴虔费力的拉住其他几个暴脾气武将留了胡亥一口气。

嬴稷委屈地蹲在一片狼藉的奈何桥上,嬴渠梁早就和卫鞅离开了为什么他还要憋屈的等着啊,果然文官比武将好吗!抬头看到白起半蹲着身子不知道怎么安慰他的为难样子,转眼满腹牢骚就被丢在后脑勺去了。

我家武安君果然最好了!

所以你家武安君有做什么吗你就这么开心,要求越来越低了喂!白起你俩等等我!

完全被无视掉了的魏冉心塞的小跑上去当晴空下的蜡烛。

毫无意义和自觉的牺牲自己照亮别人。

目睹了退场全过程的孟婆觉得有点眼睛疼。

鬼医扛起已经完全失去意识的胡亥和孟婆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带鬼回去治疗了。

看起来比我想象的情况好一点啊。

是的。

鬼医点点头。

看起来打的很惨烈其实没有怎么伤到根本,他们还是有分寸的。

我还以为他至少七魄要被打散一半结果只是伤了一魂一魄嘛 连散都没有散掉。

……你以为魂魄和雾气一样那么容易打散再重组的吗!

上回有鬼在这闹事我就打了两下,那个鬼医就说我散了那个鬼一魂两魄,害的阎王大人扣了我三十年的薪奉!

以后提醒我见到你绕道走……

吃了我那么多点心再说这句话你不觉得太迟了吗喂。

被扛在肩上胃被抵住的胡亥伸了一下手又垂下去了。

求不要聊了,让我死!

孟婆跺着脚走过去把自己的锅摆正。奈何桥边一片狼藉只能慢慢收拾了。

秦地的奈何桥重新开了。

孟婆对着锅发现自己把勺忘在河边了,刚转身去找自己的锅勺就听见一声巨响。

机械的转过身盯着锅里久违的一坨白色漂浮物。
你叫什么。

孟婆面无表情的询问到。

我叫子婴,姑娘……

为什么大秦都亡了你们还往我锅里掉啊啊啊啊!!!!!!

哀嚎遍野,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大雾)。

END(❁´◡`❁)*✲゚*

来自蛋蛋的碎碎念:
居然完结了!!!不可思议!!!这是我完结的第一篇文!!!裱起来纪念一下!!!还应该有两篇番外,暂时不知道怎么写先放放再说吧。
谢谢各位小可爱长时间以来的支持!!!没有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身为一个懒癌晚期可能真的写不到完结就弃坑了吧。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弄这边了,番外可能要等到八月份了才会放出来,到时满足大家想看开开心谈恋爱的愿望吧。

[大秦帝国]总有鬼在孟婆的锅旁蹲人(3下)

*我没有看大秦四,这一部分是按着正史加秦时明月加个人感受写的。肯定有出入和OOC,先说断后不乱,请不要打我和撕我,欢迎交流讨论谢谢。

*昭白,青山松柏,驷仪少量提及有。

*前篇走(1)(2)(3上)(3中)

*政斯出场一点点,秀恩爱等4的时候再秀。(4)为大结局,可能要等我旅行回来才打了。如果我没被大雨冲跑的话。

*幸福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吕不韦掉到锅里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人在嘀咕。

这回居然下来个完整的,真少见。

趴在边沿儿上看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是掉在锅里了。费劲地爬出来也不见旁边的圆脸姑娘拉一把,就只知道一个劲盯着他的脸猛瞧,用湿袖子擦了一下脸也没见擦下什么东西。

姑娘盯着我看难道我有何不妥吗?

有啊有啊。你是就是吕不韦是吧?

是又如何?

那就好你等一下啊。

看着姑娘跑到棚子后面抱出来一个包裹不由分说的就塞到吕不韦的怀里。

这是什么?

哎哎哎别打开啊。

孟婆一巴掌拍开想打开包裹的那只手,再次确认了一下包裹的完整性。

我怕吓着这的花花草草了,你离远点再打开啊。

说完又抽出一张纸塞给吕不韦。

这是剩下的部件所在的地方,他们给丢的太散了你估计要费点劲才能找齐我已经细心的给你标出来了,不用谢。

皱着眉头掂量了一下怀里的东西,是个盒子里面似乎放着一个圆东西,晃起来会来回滚动。

你当真知道我是谁?

我知道啊,不然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给你。白起专门吩咐要我亲手拿给你。

白起将军?他在哪儿?我可否······

不行,为了你的小命。

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何还要担心性命?

孟婆屈指弹了弹那个被包的严严实实的盒子,嫌弃的憋憋嘴。

对啊不会再死一次了,但是会完全清醒地感觉到自己被肢解的过程。你只能感觉到自己头的存在,其他部分你只能迷迷糊糊感觉到他们大概所在的方位,但是你无法体会到使用他们是什么感受了。

你是在威胁我。

不啊我是在陈述事实。其他人要是七零八落的下来,有友人在这边还能帮忙拼起来,你手里抱着的这个就没这么好命了,除了头之外的其他零件被丢在忘川河里找了好久才找到。那帮家伙真是的,尽会给我增加工作量。

听着这个姑娘的碎碎念吕不韦背后出了一层薄汗,恨不得马上把手里的盒子甩出去。他已经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

这里面是嫪毐。

只是头而已。

孟婆看见吕不韦突变的脸色就知道他已经猜出来自己给他的是什么了。所以啊,聪明人活着真累,这么早猜出来不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吗。

拿着这个快走吧,除了秦地你哪都可以去。那帮祖宗就等着你出现呢,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不管真假你都给嬴异人那傻小子头上填了一片草原啊。商君拉不住他家君上了已经,张仪和他家王上站在一条战线上,整你是馊主意已经出了一筐了。嬴柱,不说他了太惨了,腰子都被他爹打出来过几回了。你不跑你觉得你有活路?那帮秦王疯起来阎王都拉不住!

可是我······

别可是了,就是看你对秦国还算有功《吕氏春秋》编的也不错,青史留名不成问题他们才没直接在这蹲着拆了你。你以为他们能放过你?自家亲血脉不争气,下来都被打的狗血淋头的,你能跑过?

吕不韦也顾不上湿透了的衣裳,急忙行礼谢过孟婆就跑着离开了。

孟婆嫌弃的看着自己的锅,费劲地把锅里的水倒干净洗了两遍,重新满上了。

其他国家会收他?至少现在看来是想多了。

哪个国家都不想在地府里面又被秦国灭一次。上面已经传下动静了,谁都不知道第一个被虎狼之国彻底撕碎吞吃入腹会是哪个国家。

 

 

嬴政是飘到地府的。

为了防止始皇帝掉在锅里,高层专门吩咐孟婆把自己的锅收一收暂时借调了一个孟婆来熬孟婆汤。

白色的绸缎铺满了从奈何桥一直到秦王宫的路,灯笼里面点着人鱼烛没有普通蜡烛的明明灭灭,咆哮了十多年的忘川河慢慢归于平静,水波轻拍盛开到糜烂的彼岸花。

这就是地府?

孟婆站在桥头提着灯笼。

嬴政回头看着来路。

不用看了,你那堆奇奇怪怪的陶俑是不会跟着下来的。死物没有灵魂不可能跟随你到地府来的,你的宫殿同样如此。

你是何人?

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早已没有人敢这么同他讲话了,眉头一皱身上的气势不自觉的释放出来。

孟婆手一抖差点丢了灯笼拔腿就跑。看了这么多年抽风的秦王突然下来一个画风正常的她有点不适应。

我是孟婆,我现在是引路人带你去见你应该见的人。

何人?

你的先祖。就算你是开天辟地以来的第一个皇帝,亲自去参见先祖的规矩还是不可废的。

我呸啊······也不知道以前是哪几个有事没事蹲奈何桥上接人,现在突然要按规矩办事了。

当然这些话孟婆只敢在心里念叨,要是被那帮重形式主义的听见了她保准五百年内不用再想升迁的事了。

路的尽头黑色和白色的衣袍等待着嬴政的到来。

以秦平王和商鞅为首,后面依次站着秦惠文王与张仪,秦昭襄王和嬴疾嬴华两兄弟。文官武将全部站在路两侧注视着稳步走来的嬴政。

见过始皇帝陛下!

震天的喊声伴随着整齐的跪拜,除了秦朝历代先王和嬴政无一站立。风吹过扬起衣袍和旗帜发出猎猎之声。

而今天下尽归我秦地!

你不愧为我嬴氏血脉啊!

嬴政直接被自家长辈围了个水泄不通,在一帮武将起哄之下直接拥着往宫里去,徒留孟婆在后面急得跳脚。

你们悠着点!一会儿阎王大人还找始皇帝陛下有事商议!喂听见我说话没有!

今天不醉不归!正宗的秦酒啊!

那个君上啊,不是所有人都和商君一样喜欢喝醋的······

果然是没听见吧啊喂!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孟婆一个鬼提着灯笼哼着调子顺着那条白色的路走回奈何桥。折了一支彼岸花插在发髻上。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嬴政自从见过阎王之后心里就一直不安稳,这种不安在见到才从锅里爬出来的扶苏时达到了顶峰。

嬴政看着后下来的蒙恬将扶苏深刻见骨的伤细细的修补好,伸手握住了摆在桌子上的彼岸花。

想你家相国大人呢还是想你的天下呢?

嬴政不想和这个笑容轻浮的女子讲话。

不能否认他在想天下的时候在想他的相国。特别是在看到前面几代君臣白衣配黑袍相携进出形影不离的时候他最想他家相国。所以他拒绝和他家任何一个人一起用饭。青山松柏你给我布菜我给你填酒,苦菜烈酒吃不腻味吗!他跑去和有同样想法的赢稷那蹭过两次饭就再也不去了。他家大父在白起不在的时候天天琢磨着怎么哄人家,夸他家武安君怎么怎么好。白起在的时候赢稷就和呆头鹅一样,连示好都小心翼翼生怕人跑了。嬴政受不了那种微妙的气氛跑了并且再一次拒绝了魏冉的羊腿邀请。他从来没考虑过去找赢驷他们,他看见张仪的狐狸笑就头疼,在加上君臣二人双重暴击他那饭也就不用吃了。所以堂堂始皇帝沦落到天天宅在家里不出门的地步。

出门被闪的眼睛疼。再加上他也想要黑白配啊。

不要担心说不准过一段时间你家相国就下来了呢。

你是在咒他?

不要对我放冷气,容易吓出鬼命的。不是我咒他啊,是你们老嬴家有这个传统。你看看除了赢稷那个寿数长到怀疑他不是嬴家人的以外哪个不是自己先下来了然后心上人没过多久就下来了的。你看看啊商君,张子哪个白袍不是早下来的,别人武安君还下在他家王上前面呢。

不急不急迟早会下来的。

你以为是下饺子啊。

孟婆一汤勺哐在了接嘴的鬼头上,直接把他赶到队伍的最后去重新排队了。

如果你是担心天下的话,你不是已经心里有数了嘛。扶苏和蒙恬都下来了上面还有哪些人,还有谁可能会被推上皇位还有争议吗?鬼要敢于面对既定的现实啊。

嬴政猛然抓紧了被他捏在手里的彼岸花,红色的汁水如同血线一样细细的蜿蜒而下。

因为始皇帝的到来平静了没两天的忘川河早就重新翻腾起来了把彼岸花淹了一大片。

 

李斯下来的时候前半截被他家皇帝陛下接了个正着,只有衣角沾湿了一点。后半截就直接掉锅里了,孟婆急忙把鬼给捞出来递上粘和灵体的汤。

动作不快点她怕皇帝陛下拆了她管的这座奈何桥啊。

什么都不要说。

陛下,臣······

闭嘴!

嬴政捞起李斯就往回走。

看着嬴政黑的和锅底一样的脸孟婆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孟婆目送嬴政抱着他家刚刚黏好的相国往秦王宫的方向走去。又多了一对秀恩爱啊,真心烦。孟婆咬牙切齿的啃着自己的锅勺。

当几个秦王佩剑带着武将往奈何桥这边杀来的时候孟婆知道事情大条了。

这种情况下被揍的人可能会被揍的灵体都散开吧,希望到时候鬼差速度能快点儿抢回几片管他是三魂还是七魄的东西,不然灵魂不完整无法投胎她可真的要被阎王给压榨到死了。

你可要撑着点啊,胡亥。

(致歉:经过评论小可爱的提醒,我发现我把异人写掉了……他成为我写掉了第一个秦王,我记得当初忘记写范叔也是评论提醒我的。很抱歉啊居然把阿政他爹给忘记了……我会在第四章补偿他出场的,痛哭流涕。)

[大秦帝国]总有鬼在孟婆的锅旁蹲人(3中)

总有鬼在孟婆的锅前蹲人(3中)

*我把时间线加快了,不然战线拉的辣么长

 *前篇走(1)(2)(3上)

*3下的话吕不韦,阿政出场,4就大结局了

*小学生文笔,好不好吃就这样了。

*幸福是他们的,OOC是我的


范雎私下见过白起。

相顾无言。

一鬼面前放着一碗茶,从下午到傍晚。

孟婆敲敲桌子,收了俩鬼面前的碗。

坐了一下午,你俩谈出啥了?我都不想问你俩面前的桌子是怎么出现的了,什么时候我这变成茶棚了……

这茶汤可是姑娘您给上的。

你俩不能喝,这是拿来凑气氛的。

顺手把汤倒回了锅里。后面排队的鬼眼睛都瞪直了。

有意见就提,这又没喝过,前段时间天天掉人进去,我看他们喝的还不是好好的,出不了人命。

出不了人命的真正原因是人已经死了吧!

范相国,您不去见见王上?

范雎理了理衣袍站起来准备离开。

人死了,看开了也就不必见了。

那相国您准备去哪?

到处走走吧。

哦,那我就不送了。对了,这些粽子您拿好路上慢慢吃啊。

范雎哭笑不得地把塞在怀里的粽子提好,对着孟婆作了一揖。

那先谢过姑娘了。

客气。

孟婆看着范雎慢慢走过奈何桥,孤身一人。

总感觉缺点儿什么啊。孟婆摸摸自己鬓发,缺了点儿什么呢?

对了缺头驴。

一人,一驴,一壶酒,一天涯。

只是就算放下了他们也不会有这么潇洒吧。

用帕子擦了一下桌子,白起早在孟婆给范雎塞粽子的时候就离开了。

手起开,挡着了。

哎哎哎你对范相国就那么客气,我不是相国啊,我也是相国。

现在坐在桌子前面嬉皮笑脸的鬼孟婆不是特别想见他。

谁不知道现在张相国一和他家王上怄气就往孟婆那跑。张仪出现没一会后面一定跟着一大帮来找鬼的。特别是赢驷亲自来哄人的时候严重影响了孟婆的工作效率和身体健康。闪的快瞎了,眼睛都睁不开舀汤能快吗,这可是技术活。

再加上那一帮跟在后面农民揣乐呵呵地看热闹的武将,孟婆觉得自己肝也疼。

看看人家商君多好从来不乱跑,青山松柏自从下来之后已成功蝉联“最佳君臣相处模式”榜第一名五次了。总共才只选了五次。

最重要的是因为张仪嘴贱孟婆说不赢他,她已经换了两个汤勺了!都是因为气急了敲锅敲坏的。这样下去俸禄还不够换汤勺的了。

起开,我这里不收留流浪狗。

哎,孟姑娘我可不是流浪狗。

家犬更不收。

别介啊。

有事快说,没事走人。

孟婆下逐客令了。

咳,最新的小报。

客官您慢坐~小菜都有茶水管够。

出息。

啪一声把帕子甩桌上了,孟婆对着张仪翻了个白眼。

爱说说不说算了。我没功夫和你磨嘴皮子。再过一会儿嬴华那个家伙该被派来找你了,到时候我目送你被拎走。不是我说啊,以前没见你家王上那么不放心你啊,现在咋就离不得人了呢?

要变天了。

张仪在桌子上划了一道,转头盯着奈何桥。

孟婆知道他在看什么。

最近各国之间联系的通道和以前相比松动了许多,鬼来鬼往容易了。以前只能有官阶品级,青史留名之人能通过各处链接,现在偶尔普通的鬼也能通过了。两个月前忘川的水突然飞涨,巨大的水流冲击着奈何桥使往生通道被迫暂时关闭,水退后桥上的雕花裂了一半,没鬼去补,也补不上。

上面怕是真的已经翻天覆地了。你在这小心些,再有人往你锅里掉你先不要自己捞出来了。万一是个大人物你毛手毛脚的磕着碰着了可赔不起。我有人护着,你可没有,自己把自己看紧些。

孟婆差点失手把张仪胡子拽下来。

你不是在关心我,你是在炫耀!你就这么确定把上面呼噜圆乎的人会是你秦国的,万一是个齐国的,楚国的我看你哭去。

啧啧啧天机不可泄露。

盲目崇拜不可取。

我有吗,有吗?我张仪会是那种盲目的人吗?

行行行我知道了,就算身在地府您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玩弄乾坤有数之人。我看到嬴华已经在往这冲了,张子您走好吧您咧。

送走张仪孟婆抖抖袖子抖出一张盖着阎王印的告示。

我当然知道要变天了,这接人的排场光准备就要多少年吧。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人物啊。这么周密的安排应该不会再掉在我锅里了吧。

孟婆摸着自己的宝贝锅腹诽不断。



(碎碎念:我很久没有更新过了,等我理一理理一理,设定要忘完了都。

明天我肯定把(3下)打出来。(3中)只是我过渡偷懒的章节。求不要打死我。

感觉没有以前几章写得好,写得得心应手了,肯定是我偷懒太久的缘故。)